任何一个王朝的坍塌,都有迹可循。

一年一度的双十一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除了关注淘宝天猫的降价幅度之外,物流速度也一直是消费者关注的焦点。


和早年间铺天盖地的吐槽声相比,最近几年双十一的物流速度已经有所改善,口碑也出现逆转。根据中青报在去年双十一之后的调查,93.5%的客户对双十一的快递速度表示满意,87.3%的受访者表示快递速度比往年有所提升。


要知道,去年双十一期间收发的快递包裹数量,可是一点都没下降:


国家邮政局坚持的数据显示,去年11月1日-11日期间,全国邮政、快递企业共处理39.65亿件包裹,双十一当天就处理了6.75亿件,同比增长26.16%

 

1.png

(图片来自中国青年报)

 

口碑回升,业务量有增无减,你是不是以为四通一达稳赚不赔了?


很遗憾并不是。


过去十多年,电商的发展彻底颠覆了国内的产业模式,也滋养了快递物流市场的茁壮成长。但自从诞生之日起就存在的盈利难、毛利低、成本高等难题,一直没有解决。


在今年的双十一大战前夕,物流巨头们最流行的活动,可能是比惨。


通达降速,资本撤离?


10月19日,圆通速递发布了2021财年三季度报。财报显示,圆通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为305.4亿,同比增长30.4%。其中,第三季度营收为110.47亿,同比增长24.98%


但令人担忧的是,圆通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录得3.08亿,同比下降25.68%,扣非后净利润仅为2.92亿,同比降幅为6.85%。综合今年前三季度的数据,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为9.54亿,同比骤降31.2%

 

2.png

(图片来自圆通财报)

 

圆通的遭遇,是整个行业的缩影。事实上,无论是市场份额最多的中通,还是经营困难更大的申通,抑或者夹在中间的韵达和百世,利润率都不理想。


比如老大哥中通。其二季度财报显示,毛利润为16.74亿,同比下降5.4%;净利润为12.72亿,同比减少了12.5%。这个利润,还是在中通单季度包裹量达58亿件,市占率超过21%的情况下取得的。

 

3.png

(图片来自中通官网)

 

当然了,最惨的肯定是百世。数据显示,百世集团过去4年的亏损额分别为12.28亿、5.08亿、2.19亿和20.51亿。前几年好不容易将亏损一再压低,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又让一切努力化为泡影,百世如今的情况甚至比4年前更糟。


利润下滑之际,资本市场对物流行业的态度好像也在恶化。


在媒体口中,百世就一直被称作阿里的包袱。至于刚发财报的圆通,情况好像也不太妙。


股权结构显示,云锋基金旗下的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持股额下降至2.2%,第一季度的时候这一比例还是3.63%


翻查纪录可以发现,从2019年以来,云锋新创就不断减持圆通股份,从原本的第三大股东到现在跌出前五,套现金额超过10亿


要知道,在2015年圆通首次引入外部融资的时候,云锋新创就和阿里一起为圆通输血25亿,是圆通早期最可靠的金主。而且大家都明白,云锋和阿里之间的关系——马云本人就是云锋新创的股东之一,云锋基金创始人李颖也是马云三顾茅庐请回来的得力干将。


不过,阿里系企业(除云锋外还有阿里巴巴集团和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)持股量合计为21.91%,仍是百世集团的第二大股东。

 

4.png

(图片来自圆通财报)

 

云锋新创的持续减持,当然会有其它的考量。但快递行业整体降速,以及圆通并不稳定的业绩,相信还是给资本市场带来一定影响。


2019年,对于通达系物流巨头来说,的确是一个不堪回首的转折点。


申通股价在2019年8月断崖式下滑22.85%,股价一路从最高点30.54降至目前的8元/股左右,徘徊不前;在美上市的中通经过去年二、三季度一波6连涨的强势反弹后,目前也回归理性,股价稳定在30美元左右;同样在美上市的百世集团连年亏损、股价一路狂泻,现在已经跌倒2美元左右……

 

5.png

(图片来自富途牛牛)

 

回想2016年,圆通速递在A股借壳上市时也曾风光一时:10月20日股价攀上36.79元的高位,市值膨胀至1037亿,帮助喻渭蛟夫妇以600亿的身价登上“桐庐帮”首富宝座。


但饶是在此盛世,危机信号也不曾断绝。


亿欧网在2016年圆通上市时就发文分析道,国内快递企业估值泡沫太大,圆通超过千亿的市值,溢价肯定超过40倍。相比之下,较为理性的美国市场对中国快递企业的估值没有那么友好,但率先赴美IPO的中通也有高达27倍的市盈率


泡沫过大、估值失真、烧钱抢市场等种种不利因素,为通达系物流企业上市后的发展埋下了不利的种子。果不其然,2019年之后圆通、申通纷纷折戟沉沙,唯有前期最为理性的中通靠着较高的市场份额扛了过来。
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截止去年年底,中通占据了中国快递市场20.39%的份额,排在身后的分别为韵达、圆通、顺丰和申通。以高市占率摊薄成本,是中通降本提效的法宝。但市场就那么大,份额就那么多,所以中通也只有一个。

 

6.png

(图片来自艾媒咨询)

 

如今回首往事,徒留无尽唏嘘。


圆通速递今年年内股价最高仅触及15.93元,和当年的巅峰相比岂止腰斩。伴随着资本市场的热情散却,中国快递物流业也即将告别辉煌。


任何一个王朝的坍塌,都有迹可循。通达系想要在竞争愈发激烈的时期重拾昔日辉煌,就先得检讨过去这些年犯下的错误。


老问题无解,想增收谈何容易


客观地说,市场大环境的变化,对物流企业是不友好的。


数据显示,虽然过去5年中国快递行业业务收入仍保持逐渐增长,但增速下滑明显。2016年,快递业务收入同比增速为43.5%,随后一年下跌至24.7%,去年为17.3%


当然了,去年年初疫情的爆发给通达系快递业务造成了很大打击,反倒给顺丰提供了助力。这种外力因素是四通一达难以预估,也难以控制。


但正是和顺丰的对比,可以发现通达系快递一直以来存在的老问题:利润微薄

 

7 封面.png

(图片来自Pexels)

 

快递物流说到底是一个人力密集型企业,人力成本、仓储成本都是无法回避的经营难题。


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物流企业营商环境调查》,超过50%的企业表示成本有所增加。这当中,又有超过80%的企业表示,人力成本显著提高。


对了,受舆论和监管环境影响,今年早些时候通达系物流企业纷纷宣布将派件费提高0.1%。在可预见的未来,物流快递的人力成本恐怕还会持续提升。


有鉴于此,客单价无法提高的情况下,纵使四通一达的业务再多,毛利率也很难提升。

 

8.png

(图片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)

 

作为对比,我们可以看一下顺丰的情况。


顺丰的快递客单价,在国内那可谓一骑绝尘。数据显示,2020年顺丰快递业务量为81亿件,而中通的业务量超过160亿件,是前者的两倍有多。但凭借超高的客单价,顺丰全年营收达到1540亿,通达系全都在400亿上下徘徊,优势无可撼动。


下图的展示更加直观。横向对比可以看出,论营收,四通一达加起来也不够顺丰打。

 

9.png

(图片来源见水印)

 

注意了,在国内疫情基本平复之后,通达系占主导的异地快递业务在今年还是有不错增长的。


艾媒咨询的数据就显示,今年1月份国内异地快递业务量达到72.6亿件,比去年的30亿件有质的飞跃,这表明疫情对快递物流行业的影响已经消退。


尴尬的是,异地快递以85.4%的业务占比,只换来51.9%的收入。说到底,通达系做的还是廉价生意,就算市场再怎么增长,利润空间依然有限。

 

10.png

(图片来自艾媒咨询)

 

看到这样的情况,四通一达这些老江湖心里怎么会不着急呢。


好在,近年来同城物流、智慧物流的崛起,给通达系物流巨头提供了更多机会。


一方面,四通一达不断试探高端市场,希望在智慧物流领域讲出新故事。


今年9月份,在商务部和北京市政府联合主办的2021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,中通就抓住机会,狠刷存在感。


比如在交易会成果发布平台上进行展示的中通快递“标快产品”,就提供次晨/隔晨达承诺,目前已经上线195个城市,目标是在除港澳台之外的全国各大地区实现全覆盖。


另外,依托数字平台、物联网、3D可视化等智能技术的中通智慧园区解决方案也在积极完善中,希望通过打通人、车、货、仓的互联,提高运营效率,降低管理成本。

 

11.png

(图片来自中通官网)

 

另一方面,下沉市场带来巨大增量也早已被巨头们瞅上。


东方财富网统计的数据显示,东部发达地区的快递业务量、市场份额、都显著超过中西部地区,但后者的业务增速已经迎头赶上。


实际上,2016-2018年期间,国内快递业务量增速已经持续下降,从51.4%跌至26.6%,体现了一二线城市快递业务的饱和状态,和各大电商平台GMV增速的下滑是相对应的。


然而,2019和2020年,快递业务量增速实现反弹,去年录得31.2%,高于2018年的数据——这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下沉市场的助力。


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指出,去年全年中国快递业务收入录得8795.4亿,高于2019年的纪录。但受疫情影响,增长率其实是低于正常水平的。随着直播电商向下沉市场的不断渗透,加上原有用户的消费潜力进一步释放,预计今年增长率会大幅反弹至29.7%

 

12.png

(图片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)

 

电商巨头的纷纷下沉表明,三至六线城市,甚至广大的农村地区,是电商,以及物流业最后一片待开发的蓝海。


不过,拼多多在这条赛道上优势明显,四通一达背后的阿里巴巴尚且举步维艰。


更不用说,通达系巨头自己也要面对一个陌生又强大的对手——极兔

 

13.png

(图片来自极兔速递官网)

 

狂奔的极兔,意欲颠覆快递江湖


今年9月份,彭博报道称,百世集团正寻求将快递业务打包出售。接盘人,极有可能是近年来快速崛起的极兔。


传闻一出,市场哗然。


若极兔真能鲸吞百世,颠覆快递行业格局可就不是说说而已了。


数据显示,截止去年年底,百世快递市占率约为10%,和申通相当,不及中通、韵达和圆通。根据电商报的报道,今年第一季度极兔市占率达到8%,日订单量已经突破2000万——为了达到这个数字,四通一达花了整整6年。


极兔+百世,那就是日均4000多的订单量,接近20%的市场份额,和中通、韵达可谓旗鼓相当。

 

14.png

(图片来自零壹智库)

 

更重要的是,百世烧了不少钱才搭建起的业务框架、基础设施,也将全部被极兔收入囊中,帮助后者节省大量沉没成本。


官方数据显示,百世目前的服务网点超过10000个,还在全国建有数十个转运中心、枢纽中转场,更不用提干线运输工具和大量业务娴熟的快递小哥了。极兔这边,根据官网上提供的数据,目前在全球拥有240个大型转运中心、600组智能分拣设备和23000个营业网点,员工数量近35万。


两者若结合,靠30000个网点傲视群雄的中通又要被比下去了。


综上,虽然这笔传闻中的交易目前并没有多少进展,但极兔的崛起速度,以及日渐膨胀的野心,相信足以让通达系巨头们提起警惕。

 

15.png

(百世快递会成为历史吗?图片来自百世官网)

 

2015年成立于印尼的极兔,无疑是创造了一个快速增长的神话。但这段神话有其不可替代性,也并非后来者可以轻易复制的。


首先,极兔踩中了电商下沉的风口,遇上了自己的贵人——拼多多


一如通达系和阿里一样,极兔和拼多多如今也是唇齿相依。根据零壹智库整理的数据,拼多多2020年订单数超过380亿,日均包裹量超过7000个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。而极兔,90%以上的订单都来自拼多多


或许可以说,只要阿里在下沉市场一天抢不过拼多多,四通一达就无法斗赢极兔。

 

16.png

(图片来自拼多多财报)

 

可是下沉市场多香吗,本就深受盈利之困的四通一达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啊?


只不过,由此引发的价格战,对快递行业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
21世纪经济报曾报道过一个新闻:


广西南宁市下辖的上林县大丰镇,户籍人口6-7万,快递点已有20多个。也就是说,1个快递点服务人群不过3000多人


随着经营战线拉长、人力成本上升以及市场竞争愈发激烈,四通一达还没把极兔比下去,自己就先重拾了以本伤人、烧钱换市场那一套。


据报道,县城快递派送单票价格已经跌穿1元大关。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某中通快递站长表示,他们的单票价格从1.5元直线降至0.93元,基本上都是在亏本经营。

 

17.png

(图片来自CNSPHOTO)

 

遗憾的是,即使是烧钱,四通一达也必须在下沉市场和极兔打下去。而通达系的围剿,想必极兔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后就早有预料。


好在,OPPO出身、师从段永平的极兔创始人李杰胜在深谙资本运作之道,极兔在融资、业务扩张等层面,走得都比当初的四通一达要快,要稳。


比如直营和加盟相结合的扩张模式。极兔坚持以自营为主保证服务质量,加盟为辅加快扩张的策略,截止去年年底已经拥有超过4500个自营网点和1000个加盟网点


在去年获得博裕资本领投,红杉中国和高瓴资本跟投的18亿战略融资之后,极兔手上的弹药可是非常充足。


可以预见,未来一段时间内,极兔将加大开放加盟的力度,加快跑马圈地,应对通达系的围剿。

 

18.png

 

写在最后


其实,通达系的对手,又岂止极兔呢。


10月初,京东上线“小时购”,携手达达集团发力即时零售,将物流速度从次日达向小时达、分钟达迈进,带动同城物流行业疯狂内卷。


而依托京东自营商超超过5亿的活跃买家和巨大的流量优势,在通达系大打价格战的下沉市场之外,达达早已领跑同城物流赛道。


财报显示,达达今年二季度净收入录得14.75亿,同比增长11.5%。但按照投资时报的分析,若将达达快送配送服务的收入与可比基础相比,净收入同比增速会超过80%。与此同时,达达活跃消费者数量较去年同期激增1900万,至5130万;京东到家的GMV同比增长76.7%,至323亿


京东和达达,继拼多多和极兔之后,又一个互生互赢的经典案例。

 

19.png

(图片来自达达财报)

 

现在谈论达达的弯道超车,还早得很。但行业的发展,真的很快。


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中国即时零售市场规模预计在2024年达到9000亿,O2O业务成为重点,本地零售商超的O2O市场年复合增长率预计将达到62%


你不得不承认,中国物流行业,玩法早就不一样了。前有极兔,后有达达,通达系、桐庐帮统治中国物流市场的历史,成为过去。


江湖迟早都要翻新篇,老巨头也好,新玩家也罢,谁能突出重围成为那个执牛耳者,一切还乾坤未定。


或许能抓住机遇的,就是新王。